特斯拉宗教:一年涨十倍

作者:广庚

时间:2020年7月14日 21:00

公众号:十八铺路

今天匀一口气,讲讲特斯拉,鹅作为一个tesla 车主、 tesla “股东”和特斯拉吹,三重身份,讲一讲特斯拉宗教的魔幻。

 

2019年7月份,特斯拉股价170刀;2020年7月份的昨晚,特斯拉股价一度冲破1700刀,一年涨了十倍,实乃罕见,对个人投资来讲,这个时代很需要想象力。

 

1700刀股价的特斯拉,相当于其市值占据了汽车行业总体的 27.5%、而按照其过去一年的财务数据,其仅仅贡献了0.4% 的营收;其贡献的利润更是接近 于0% 。对特斯拉公司来讲,这个时代很有想象力。

我一度认为,马一龙同志在两个月前,面对自家700刀的股价,在线做空,高喊“尼玛,太高了,你们投资者是神经病”,说这话时,他应该是真心的。另一面,自特斯拉上市十年来,从IPO时股价17刀,到现在1700刀,一百倍的上涨K线中,市场做空的声音从不断绝,面对市场上顽固不化的做空基金老头子,马一龙同志也时不时在推特上反讽,当年讽刺做空的那款红内裤,最近上了官网,瞬间售罄。“做空头子们,尼玛你们觉得特斯拉股价最多69.240美元,虽然你们没有机会买到这个价格的股票了,Emmm就给你们卖一条这个价格的底裤”。

500元一条底裤,都抢着买完。尼玛,特斯拉逐渐已经成为一门宗教,教徒都是一群神经病。目前,特斯拉已经成为美国40岁以下投资者中最受欢迎的股票,昨晚开盘四个小时内,根据最知名的散户交易平台Robinhood的统计,有4万投资者购买了特斯拉股票,一举把特斯拉托到了美股市值前十。

 

曾经有一位学者叫本尼迪克特·安德森,他写了一本书,《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扩散》,里面讲到关于民族理论的观点,简单说就是判断一个民族的标准是什么,之前教科书上都是从语言、文化、历史地域各种层面来判定一个民族,但书中作者就惊天骇俗地说,不对,民族应该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而不在于语言、文化的相似。后来在投资比特币和特斯拉的过程中,我感觉用“想象的共同体”,来描绘比特币粉丝,和特斯拉粉丝,很贴切。近乎宗教,拜金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完美结合,同时似乎有一种符号荣誉加持的自我满足感,可以向外人昭示自己的前瞻力的样子。我写过《比特币圣经》(他归隐了,留下一个盛世),准备在写一个《特斯拉圣经》,加持我教。

 

昨晚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1760刀的时刻,即我880刀再次入市后再涨了一倍,兴奋之下,赶紧截图到知识星球一发,朋友纷纷发来祝贺。兴奋之余,我也稍微有点“苦肠多于粉肠”,因为我的投资时机并不是太好,2013年-2019年,但凡投资了特斯拉的都痛不欲生,股价就在150刀–400刀–170刀期间来回波动,在此期间,特斯拉多次要死要活的样子,资金是有很大的使用成本和时间成本的,尤其是比特币已经从1000刀到了20000刀,即使回到10000刀,也是逃逸了地球重力的涨幅了。

 

我在《我的投资反思录有三:钝感力、下一个、成本》里提到,复盘我自己的大多错误的投资,并不是投资太晚,而是投资太早。特斯拉就是其中一例。终于七年过去,特斯拉的涨幅赶上了比特币涨幅,我若现在卖掉特斯拉买回比特币,终于可以买回当年卖掉比特币去买特斯拉的币数了。

 

比特币圈里的特斯拉爱好者很多,曾经在2016年某一个不知名的北京特斯拉车主群里,我就见过好几位知名的比特币创业者,密度很大,估计现在密度就更大了。特斯拉从2010年上市的17美元–2019年的170美元,花了九年时间涨了十倍;然后又花了一年时间,从170美元涨到了1700美元,又一个十倍。这种特性,很对币圈玩家的口味。

我大概是2018年11月买的Model X,基本是在最高点(心痛得无法呼吸),对于车,和大多数车主一样,爱恨交加,爱的部分主要这是我的第一辆车,就是我算是原生的电动车主,除了驾校没开过油车,今后可能也不大会买油车,恨的部分……算了感觉太多字了写不下,情绪最浓的是今年春节过来,从湛江开回深圳的路程,这段故事写在了微博上,获得了近500w的阅读,几乎我认识的汽车大V都转发点评了,这里就不赘述了,感兴趣的就去我的微博搜索。众所周知的是,特斯拉的胜负手是model 3,瞬间销量吊打所有,北美地区长期排名第一,所以特斯拉股价也才迎来“我靠时刻”。

 

想起一桩小事,在2017年币圈最火热的时候,我、大熊(王一石)和宇宙最大交易所的CEO吃饭,在中关村食宝街一个小餐馆。我问他,你们平台这币那币,动不动就是十倍,百倍,你自己又投资吗。没想到他的回答是,一个都不投,一个也不买,他赚的钱就买特斯拉股票。是时,特斯拉股票是涨一天跌三天,真是一个悲壮动容的答案,现在大概回报颇丰了。

相关文章:

比特币布道者

比特币的坚定信仰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