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坐地铁遇到一个币友

作者: 广庚

时间:2020年7月18日 20:38

公众号:十八铺路

今天从南山坐地铁回宝安,背着某交易所的背包,然后有一哥们凑上来说,兄弟,你也是炒币的吗……我嗯嗯了一下,没想到他立马兴趣昂然,谈论起当今世界格局、币圈资金缺乏等宏观问题,我几次示意他声音小点都没奏效……我只好提前两站下车了……

 

除去地铁这个场合不适合高声讨论之外。可能我的内心里感觉,公开场合谈论炒币,多少有点羞耻感。现在反思琢磨一下,感觉这其中很有意思,在社会舆论中,论投资品的羞耻感,可能炒币大于炒股,炒股大于炒房,炒房大于做实业,这大概是长期以来圈子给外界的观感的原因,觉得币圈里几乎是骗局,股票圈里几乎不会涨,房子圈虽涨得多但属于投机取巧,唯有做实业为国为民的样子。

 

而在改革初期,做实业也有这羞耻感,我去过韶山,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毛家的人,看景点人很多,于是摆摊卖绿豆糖水,最开始的几天,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守摊,就装好糖水一碗一碗,放在摊上,然后立着一张纸片,写着“1毛1碗,投钱自取”,她自己就躲在不远处看着……

 

现在,类似股票大v、币圈大v,在很多场景下都感觉都像骂人的话。我有时参加深圳这边财经意见领袖跨界的小会议,当别人介绍我的时候,说是币圈大v,我都浑身不舒服。

 

看来这种羞耻感每一个时代都有,大概是虽然行动上走在前浪,但内心还隐约克服不了“不从众”的羞耻。唉,描绘不出来了,准备去学心理学,我发现很多复杂难以言表的心理活动,在心理学上人家早就有专有名词了,像一把把精准的私钥,一下子就解开了。

 

当然这里头,还有一个现状是,这个圈子实在太复杂了,太乱了,给外界印象尤其糟糕,尤其是深圳币圈,一大堆都是搞盘子的。今天地铁的哥们也说,炒币是赚不到钱的,起盘才是有格局,能赚大钱。上回去南山参加小聚,其中有朋友是警察,说他们出了个什么行动,连着几天抓了十几伙人,都是躲在隔壁三栋办公楼起盘子,这种定性更复杂,还没有原来传销党那么简单。

 

其中,大量都是拿着IPFS来做盘子的噱头,什么矿机、云算力满天飞。前一阵子,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个观点,深表赞同,原话忘记了,大意是,区块链最值得投资的创项目,这几年应该还是那种能替代政府职能的,比如比特币替代人民银行的印钞权,以太坊替代上交所深交所的IPO……像IPFS这种去中心化存储,实际上是和民企的云服务商抢生意,不应该是这几年的区块链投资机会。

 

区块链的路子就是两条,一是自下而上的革命,哦,叫革命太隆重了,应该叫高维度演进……还有一条是自上而下的改良,过去两年,区块链的技术外包单子,大多数都是来自于政府。固然有一部分是面子工程,还有一部分的确是改造政务需要。

 

当然像这种单子,原生区块链圈的企业很少能竞标成功,之前一阵子原生区块链企业纷纷推出这项业务,to b 和 to g,但到头来一场空。深圳某一家区块链企业,已经算是人脉关系尤其厉害,政府背景,大学背景云云,但他又一次喝酒的时候,深闷一口,说,这个业务他们关了,没戏,活儿还是跑到了政府之前长期合作过的技术服务商那里去了,即使他们丝毫不懂区块链……

 

我敬了他一杯可乐,说,这不需要懂啊,区块链技术也没那么复杂,找几个搞一搞,两个月就可以上岗了。他苦笑了一下,说那是那是……

 

今天地铁的哥们,一直追问我背包从哪来的,我说交易所送我的,他恍然大悟说,你是参加了活动中奖的吧。Emmm….感觉这位哥们也是玩微博和看公众号的,若你看到这里,公众号留言给我一个地址,我家还有很多个包,我寄一个给你。

相关文章:

比特币布道者

比特币的坚定信仰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