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佩斯库:比特币与穷人【加强版】

翻译:不懂经也叔的Rust

时间:2021年7月5日

公众号:不懂经

波佩斯库:我不讲奴隶能听懂的任何语言

更新:

波佩斯库被严重低估和忽视了。他不仅是计算机技术的大牛,而且熟读经史哲学,深谙政商运作和现实世界的逻辑。另外,确认他是罗马尼亚人,东欧的背景,让他对比特币的理解无疑更有独到之处。

昨天这篇文章不是很圆满。在该文的评论区,波佩斯库和读者的问答中,有一些很有启发性的内容,值得摘出来和大家分享。另外,波佩斯库还有一篇文章确实是直接针对穷人的,而且非常辛辣,让我的自尊心感受到了强烈的擦伤。忍着剧痛,一并翻译出来附在后面,供大家感受。

后面会再分享一点他的经典文章。另外,强烈推荐本号倾力打造的“比特币特辑”,《区块链人》《货币战争》《未来的钱》等重磅内容,以及信息时代的致富圣经《如何不靠运气获得财富自由》,详情移步公众号下方 付费合集 频道或加微信:caimouan 了解购买。《主权个人》其他篇章同样移步公众号下方专栏内阅读。


米尔恰·波佩斯库,有人说他是罗马尼亚人,也有人说他是波兰人;有人说他拥有价值10亿美元的比特币,也有人说他持有100万枚比特币,是最大的单一持有人之一。总之,这是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加密货币大玩家,最近6月底的时候,他在哥斯达黎加的海滩溺水身亡,年仅41岁。不知道他的币,是随着他付之东流水,还是会被什么人拿到进入市场。 
波佩斯库遇难之后,“比特币杂志”网站发了一篇关于他的文章,有一段话非常经典。说当年的摇滚乐队The Velvet Underground(地下丝绒),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可能只卖了1万张,但是每个买的人都组了一只乐队。而波佩斯库有一个博客,可能只有1万人读过他写的东西,但是每个读者都在推特上开了一个关于比特币的账号
波佩斯库进入币圈很早,他还创办过一个交易所,现在已经停止运营;他的很多经典文章写在13、14年。波佩斯库给我的感觉是有一种天才的狂躁,对比特币的信念纯粹而激进,他写的东西非常黄暴,是对“现实燃烧后产生的核肥料”。我们之前介绍过,《主权个人》这本书启发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而波佩斯库启发和帮助阿莫斯写了《比特币标准》一书,已经成为币圈的经典必读书目。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篇波佩斯库的文章。我越看越觉得,就像《对比特币的最高批判》一文中所说的,比特币是一个明显的等级社会,只是它的等级建立在知识之上的。从波佩斯库到他的读者,从阿莫斯到他的读者,在这个游戏里的地位肯定是不一样的。
这篇文章也很有意思,虽然标题是《比特币与穷人》,但是全文并没有出现一次“穷人”。
 

比特币与穷人
作者:波佩斯库  编译:不懂经也叔
 
大卫·佩里是一个搞技术的人,他开了一个关于比特币的博客。最近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毫无疑问,无论什么系统将取代当前的系统,不管它是不是比特币,最终它都需要一个补丁,然后是另一个,一个接一个。因此,我建议,不管银行家是否喜欢,我们不仅有责任取代当前的系统,而且我们还必须注意永远不要成为银行家
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它不会出现银行固有的单点故障。比特币小巧、简单又便捷,它避免了银行一直面临的大面积攻击。比特币是社区,社区就是比特币,虽然我们还很小,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有机会决定自己的成长模式。让我们确保社区始终理解我们今天在这里做的事,并且认识到什么时候应该重复历史。
这一天可能是在很遥远的未来,但是我们必须未雨绸缪。我们正在培植货币革命的根基,需要确保它健康且深刻地成长。
 
在这段引文前面还有五百多字,都是在对一个庞大的、理解不透彻的主题进行幼稚的总结,是毫无意义的散文,高中生作文的水平。当然,在学校的老师可能会给它打个A或者B的分数,因为这就是人们对青少年最合理的期望:沉闷的、无聊的、不知所云的总结、总结,总结的总结。只要不是太荒谬,就能得到A。
顺便说一下,这种情况也普遍发生在互联网上,因为这就是人们对20多岁的人,甚至很大程度对30多岁的人的期待。所以,通常情况下,读这种文章,就好像你跟某些人以那种特有的手势握手,然后各自走开,相忘于江湖。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除了……在这一段话中,有错得非常离谱的地方。
 
首先,“我们必须注意永远不要成为银行家”的概念就很荒谬。《纽约时报》的老式网络印刷机可能会被我这样的博客或者其他的数字方法所取代。但是,编辑的工作并不会消失。字母依然会组合成文字,文字仍然要被策划。这就需要编辑。不管他是双手沾满墨水,肺部充满铅尘;还是打电脑打得手腕疼,眼睛被显示器刺激成粉红色。编辑就是编辑,他不会消失。
专栏作家也是如此,不管他是受雇的还是独立撰稿人,不管他是给报纸投稿还是给自己的播客写作。专栏作家不会消失,就好像人们不会放弃文字而使用数字进行交流一个道理。
所以,我们会成为银行家。不管是在这个系统还是那个系统,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方的还是圆的。只有钱存在,就会有人成为银行家。当然,不是所有的人,如果一个人不愿意的话,他也没必要成为银行家。但是,银行家会永远存在,或者准确点说,只要货币存在,银行家就会存在。
这里我们要回到现实,我们要注意一点:各种半生不熟的思想家,还有几乎所有在社会边缘的文化人,所有的“活动家”、“无政府主义者”和“CM主义者”,以及其他所有声称怀才不遇、无法面对世界实现价值的人,都把比特币当成一种来自上面的礼物,是他们的爸爸做好直接送给他们的。
荒谬至极,比特币绝对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反资本主义者不会因为有了比特币而更容易成功,相反会更加困难。反社团主义者(合作主义)也是一样。尤其是SC主义者,更是如此;那些鄙视等级制度和假装追求平等的人,在比特币面前,是死路一条,毫无成功的可能。
如果不能上溯到耶稣降生,至少自从维多利亚女王以来,比特币是人类社会发明的最保守的东西。比特币将让所谓的“累进制”税收计划崩溃,让任何形式的公共福利都站不住脚,让所有假装与他人平等的做法显得滑稽可笑。
比特币生来不是“运作社区”的,恰恰相反,它将使社区无法运作,甚至使每个人都对社区不感兴趣。当比特币把这些附加在政府制度上的垃圾都扯掉,当我们回到更类似于内战前奴隶制国家的状态(而这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这也正是冲突所在:大政府和个人之见的斗争——不幸的是大政府赢了),显然我们将会更好地理解这一切,毕竟,事后诸葛亮。
 
让我们再回到佩里的文章。“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避免了银行固有的单点故障”,这句话也是胡说八道。银行有什么单点故障?比特币怎么就是“小巧、简单又灵便的”?就因为这个该死的区块链已经有几十亿字节了,而实际上还没人使用它?要使用比特币,先要花50-100个小时做研究,这算哪门子的“简单”?这跟银行直接把信用卡寄给高中生能比么?
还有,在这个绿色的星球上,什么才算是“大规模的攻击”?所有读了这篇文章的人,如果还在反刍回味的话,都赶紧停止吧。银行根本没有面对什么“大规模攻击”。事实上,持有比特币的普通人,比银行遭受攻击的机会和面积要大得多(这主要是因为,正常的银行不会一个口袋装着保险箱,另一个口袋里装着钥匙,就去那些肮脏可疑的酒吧或窑子)。今年,被“黑客”黑走的比特币占总货币量的1-10%。如果有一天银行系统被黑掉了0.1%的M3,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赔。
 
这篇文章中最让我反感的是,“比特币是工人的联盟(worker’sunion工会),工人的联盟是比特币”。这好像是从娜德斯达·克鲁普斯卡娅(列宁的老婆)那里或者其他废话中复制粘贴的。完全胡扯。根本不是。比特币不是“社区”,比特币只是数学。它不关心任何社区,它也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比特币矿工在写入,写完之后,继续往下写。你所有的虔诚和智慧,都不能引诱它回头取消半行;你所有的眼泪,也无法洗掉它的一个字节。”
 
这就是比特币。宛如命运。一旦你发出一笔交易,然后搞各种守夜人活动、玻璃人活动或其他抗议活动,想让它返回,你可以试试灵不灵。
比特币就是天命。它完全在人类的机构之外运作,即使是(可能是)某些人创造了它。你们对中本聪了解多少……比特币也可能是自己创造了自己。
命运的法则很简单:顺之者昌,做对了,你就是它的一部分。做错了,你就会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搞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怀疑为什么“主流”会压迫你。
而实际上,“正确的事情”与“社区”的想法、愿望或想象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归根结底,这是数学。
评论区问答

问:为什么说比特币让反公司主义者(社团主义)更难成功?

波佩斯库: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说挖矿吧。要很好地运行ASIC进行挖矿,需要上亿美元的资金,谁有这么多钱?当然是公司。

从更广的角度来看,公司是把自然人的生理存在与某些风险隔离开来的一种工具;比特币使用的假名机制刚好与此不谋而合。

换句话说,能与比特币进行互动的、几乎是唯一的途径就是公司。在现实生活中,你根本不可能知道到底是谁拥有这些比特币,反公司主义者怎么反?网络请愿么?

 

问:ASIC挖矿便宜又容易,人人都可以。“只有公司才适合与比特币互动”,你能解释一下么?

波佩斯库:如果人人都能用ASIC挖矿,那你就必须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不那么做。普通人要用ASIC挖矿,首先必须制造出ASIC矿机,而要制造它,就有一些成本和技术要求;这些条件只有少数人和公司才能满足。

到目前为止,公司在比特币领域的优势是无与伦比的,现在有那么几家,可能不超过五家公司,他们的挖矿设备还没开始制造,就已经收到货款了,订单排到很久之后。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公司当然是缓慢又愚蠢,但总的来说,比特币是一个关于企业的梦想,虽然它看起来是个人主义的梦想。

“你能解释一下吗?”:你要有一个地址才能持有比特币。这个地址不是你,而是根据某些标准对你的有限代表;而这恰好就是公司的特征。用一个简单的模型来说:

1、你有一头牛,你可以直接拥有它,可以自行把这头牛送给别人或者卖掉它。
2、你有一家公司,该公司拥有一头牛。在闲的蛋疼的时候,你可以用公司CEO的身份,把这头牛卖给别人;你还可以用公司股东的身份,把公司(连这头牛一起)卖给别人。

比特币更像是第二种情形(你既可以转让比特币,也可以转让钱包),而不是第一种。

 

问:我不是很明白,比特币作为纯粹的数学,怎么能克服和打败税收?纯粹网络的东西确实可以避税,但它总需要和现实有一个接口,不然就没有外部性。如果我是政府,我会下令用消费税代替收入税和财产税。如果有一家草莓店,我会派一名同志蹲在门口,每一个从里面出来拿着草莓的人,都要交10%的税。

波佩斯库:草莓没有价值,我不是说它的价格不高,而是说它根本没有价值。这是信息时代,你知道吧,信息不是草莓。在信息时代之前,有过很多不同的时代。在那些时代草莓也不值钱,不过那是拿草莓和精锻剑相比。现在这个时代,则是“相对于知识而言的任何物质”都不值钱。你不可能把一个人脑子里的东西拿走10%,你怎么收税?

另外,你要问一下,为什么店门口的那个守卫能挡住你,却挡不住我。

 

问:如果比特币成为货币,政府还是有一种税可以征收的,就是土地税。电子商务确实难以追踪,但是土地始终都是物理现实,所有的财富都来自于此。这种税以前也提出来过,但政府有更多容易采摘的果实,所有一直没有真正实施。新的经济现实可能使它成为一种选择。

波佩斯库:我只需要很少的土地来经营企业,这些企业比任何政府都要高效得多;其他所有人也是如此。当然,它可以对土地征税,这个想法其实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实施过。由此产生的政府和查理一世的政府差不多,而后来他就被克伦威尔绞死了。

我今天拥有的技术和武器,克伦威尔一件也没有;我不会使用更不需要他和他的阵营生产的很多东西。你觉得你的查理一世在这个世界上能活多长时间?

 

问:“回到更类似于内战之前奴隶制国家的状态(这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这句话最好修改一下。这相当于说,告诉奴隶们,对他们来说,他们的主人比今天所说的“大政府”还要恶劣。在这个系统(我的理解是比特币)里,普通个人不会被赋予权力,少数人将成为帝王,掌握对其他人的生杀大权;而剩下的人,就算不是奴隶,也不过是农奴。

波佩斯库:我不说奴隶能听懂的任何语言。这是他们自己的缺陷。

问:你怎么知道这是他们自己的缺陷?

波佩斯库:因为它从来就没变过。如今,我不会讲任何Reddit社区屌丝能听懂的语言,尽管他们也假装在使用英语。Reddit社区同意“XT共识”,而我说加文必须滚蛋。看吧,没有共识,加文走了。

奴隶的想象,和他根据19世纪的历史现实所重构出来的情景没什么不同。什么“赋予权力”,什么“帝王将像”。根据他们的偏见,如果我有一个企业,那不是我自己做出来的,而是奥巴马给我的,我必须经营好。

抛开这些自恋的想法,你会看到赤裸裸的现实:奴隶之所以是奴隶,因为他们就是奴隶,不是你把他们变成了奴隶。因此,一个人没办法让奴隶获得自由,他所能做的就是假装已经做到了,而不是为了追逐这个空洞的、不可能的幻想去毁掉自己的生活。

相关文章:

比特币布道者

比特币的坚定信仰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