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个人》第一章 2000年的转折 翻译4:众人皆见的信息毫无价值

翻译:不懂经也叔的Rust

时间:2021年5月26日

公众号:不懂经

中世纪时的威尼斯
前几天,抖音的张一鸣退休了,和拼多多的黄铮一样选择了躺平。然后有人发了一个他的八卦,说当初在见投资人的时候,他一句话总结了头条系的战略及核心竞争力:我们不生产内容,我们只抓取一些垃圾信息,然后匹配和分发给用户。他确实做得很成功。
 
今天接着分享《主权个人》的翻译第4篇,前面三篇戳链接回看:
《主权个人》译文1译文2译文3 
另外,强烈推荐本号倾力打造的“比特币三部曲”,:《区块链人》《货币战争》《未来的钱》,PDF套装仅售39元;以及信息时代的致富圣经《如何不靠运气获得财务自由》,十万字重磅同样仅售39元,加微信caimouan场外交易。

《主权个人》第一章   
2000年的转变
“宇宙,当我们了解它时,就能获得奖励;当我们不了解时,就会遭到惩罚。当我们理解宇宙的规律,就能心想事成,幸福快乐;反之,如果我们跳下悬崖,试图振臂飞翔,宇宙会令我们粉身碎骨。”

杰克·科恩和伊恩·斯特沃特

 

打开新视野

要对即将到来的世界做好准备,你必须理解,为什么它将与大多数专家告诉你的不一样。这需要仔细研究社会变革的隐形原因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尝试了一种非正统的分析方法,称之为“大政治研究”(megapolitics)。

在之前出版的两本书《血流成河》(Blood in the Street)以及《大清算》(the Great Reckoning)中,我们提出来,社会变革的最重要原因,不存在于政治宣言或者已故经济学家的声明里,而是隐藏在改变权力的运行边界的要素之中。

通常来说,气候、地形、微生物和技术的微妙变化,会改变暴力的逻辑,从而革新人们组织生计及自我保护的方式。

 

请注意,我们理解世界变化的途径,与大多数预测型专家的都大相径庭。我们不会假装,在某个特定的“主题”上,比那些在上面投入了整个职业生涯、积累了高度专业知识的人,懂得还要多。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是任何方面的专家;与此相反,我们是从外面看进去,堪称门外汉。

我们在预测的主题的“周边”进行研究,最重要的一点是,看到必然的边界划在哪里。当边界发生变化,社会必然随之改变,无论人们是否心甘情愿。

在我们看来,理解社会演进的关键,是抓住决定是否使用暴力的成本要素和回报要素。人类社会的每一个阶段,从狩猎部落到庞大帝国,都是由大政治的各个因素相互作用所决定的,流行的说法就是“自然法则”。

无论何时何地,生命都是复杂的。羔羊和狮子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在边缘展开互动。如果狮子突然更加迅猛,就能捕获现在抓不住的羊羔;如果羊羔突然长出翅膀,狮子就会饿死。

利用和抵御暴力的能力,是左右边缘地带生命体的关键变量。

 

把暴力放到大政治理论的核心,是完全有必要的。对暴力的控制,是人类社会的每个阶段都面临的最大困境。正如我们在《大清算》中所写到的:

人们之所以诉诸暴力,是因为能够得到回报。可以说,一个人如果想要钱,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拿别人的。一支军队夺取油田和一个暴徒抢夺钱包,完全是一回事。就像威廉·普莱费尔所说,权力“总是寻求通往财富的最现成的道路,那就是攻击已经拥有财富的人”。
繁荣富裕所面临的挑战,正是因为在某些情况下,掠夺性暴力能收获丰厚的回报。战争可以改变一切,它改变规则,改变资产和收入的分配,甚至生杀予夺。暴力确实好使,就是这一点,让它难以被遏制。

 

从这些角度思考,帮助我们成功预测了一系列的事态发展;而这些发展,是消息灵通的专家们认为绝不可能发生的。

例如,1987年出版的《血流成河》,是我们研究目前正在进行的大政治革命的最初尝试;当时我们认为,技术的变革正在破坏世界权力的平衡和稳定。我们的主要观点如下:

–   美国的优势正在下降,这将导致经济失衡和经济危机,可能再次发生1929年式的股灾。这个观点遭到了专家们的一致否定。然后短短6个月内,1987年10月,全球股市迎来了本世纪内最猛烈的抛售和震荡。
–   我们告诉读者,等着看CM主义的崩溃吧。这一次,专家们又笑了。然而,1989年,“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柏林墙倒塌,从波罗的海到布加勒斯特,CM主义政权被民主革命扫荡一空。
–   我们解释道,布尔什维克的领袖们从沙皇手里继承的多民族帝国,将会”不可避免地分崩离析”。1991年12月底,锤子旗最后一次从克里姆林宫降下,苏联不复存在。
–   在里根政府进行军备竞赛的高峰期,我们指出,世界即将迎来全面的裁军。人们要么觉得荒谬,要么觉得不可能。然而,在随后的七年里,出现了一战结束后最大规模的裁军。
–   当北美和欧洲的专家都指着日本,相信政府可以成功地控制市场时,我们不以为然。我们预测,日本金融资产的繁荣将以破产而告终。柏林墙倒塌后不久,日本的股市崩溃,价值被腰斩。我们还认为,它最终的低点,可能相当于甚至超过,1929年股灾华尔街遭受的89%的损失。
–   从中产家庭到全球最大的房地产投资者,当每个人都相信房地产只涨不跌的时候,我们警告说,房地产的崩溃即将到来。四年之内,由于房地产衰退,全世界的房产投资者损失超过1万亿美元。
–   早在专家们还没意识到的时候,我们就在《血流成河》中指出,蓝领工人的收入在下降,而且肯定将长期持续下降。在我们今天写这本书的时候,差不多十年后,沉睡的世界才终于开始意识到这是真的。美国的平均时薪已经低于艾森豪威尔第二任期时的水平。1993年,按定值美元计算,美国年平均时薪为18808美元;1957年,当艾森豪威尔第二次宣誓就职时,美国的年化平均时薪为18903美元。

 

虽然事后证明,《血流成河》里的预测惊人地准确,但是仅仅在几年前,它还被那些固守传统思维的人认为是无稽之谈。1987年,《新闻周刊》的一位评论家,把我们的分析斥为是“对理性的不假思索的攻击”,反映出工业社会后期封闭的精神氛围。

你可能会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像《新闻周刊》和类似的出版物,会认识到我们的分析路线的价值,看到它揭示出一些关于世界变化的真知灼见。根本没有。

和《血流成河》一样,《大清算》的第一版也遭到敌视,被嗤之以鼻。多家类似《华尔街日报》这样的权威媒体,断然否定我们的分析,认为它们就是“你的笨阿姨”在唠叨。

随他们笑吧。事实证明,《大清算》中预测的,并不像传统的卫道士所假称的那么荒谬。

–   我们延伸了对苏联灭亡的推论,探讨了俄罗斯及其他前苏国家面临的问题,如日益严重的内乱,恶性通货膨胀,以及生活水平的下降。
–   我们阐释了1990年代将是缩减规模的十年,其中就包括,政府及商业实体首次在全球范围缩减规模。
–   我们还预测,对收入再分配的条件要进行重大的调整,重新定义,福利水平将大幅降低。从加拿大到瑞典,都出现了财政危机的苗头,美国的政客们也开始谈论“结束我们所知的福利”。
–   我们预测并分析,“世界新秩序”将被证明是“世界新乱序”。早在波斯尼亚的暴行占据新闻头条之前,我们就警告,南斯拉夫将陷入内战。
–   在索马里陷入无政府状态之前,我们指出,非洲即将崩溃的政府,会导致那里的一些国家事实上被接管
–   我们还预测并论述了,激进的伊斯兰教会取代MAX主义,成为与西方对抗的主要意识形态。在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和世贸中心被炸毁的几年前,我们就点明了,为什么美国面临的恐怖袭击将会激增。
–   在洛杉矶、多伦多和其他城市的骚乱登上新闻头条之前,我们就预见了,城市中少数族裔的犯罪亚文化,将导致暴力犯罪四处弥漫。

 

《大清算》还提出了一些有争议的论点,没有得到完全证实,或者说没有达到我们预计的发展水平。例如:

–   我们认为,日本的股市会沿着1929年后华尔街的道路走下去,导致信贷崩溃和经济大萧条。不过,虽然西班牙、芬兰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失业率超过了30年代的水平,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国家也确实经历了局部的萧条,但是没有出现30年代全世界经济内爆的系统性信贷崩溃。
–   我们曾预测,前苏联指挥控制系统的崩溃,会导致核武器扩散到一些小国家、恐怖组织和犯罪团伙手中。令人庆幸的是,这种情况并未发生,至少没有达到我们担心的程度。
不过据新闻报道,伊朗在黑市上购买了几件战术核武器。更令人担忧的是,《伦敦时报》于1998年10月7日报道,”根据一家主要的阿拉伯报纸的消息,流亡的沙特亿万富翁、恐怖主义领袖乌萨马·本·拉登,已经从前苏阵营的某中亚国家获得了战术核武器”。也就是说,这些从前苏流出的核武器,目前还没有正式确认部署或使用。
–   我们还论述了,“禁毒战争”会反过来颠覆警察和司法系统,特别是在毒品泛滥的国家,如美国。毒贩每年收获数百亿隐形的垄断利润,使得他们有能力也有动力,去腐蚀表明上很稳定廉洁的政府。虽然世界上的媒体偶尔会刊登一些报道,暗示毒资对美国政治体系高层的渗透,但这远不是故事的全部。

见他人所未见

尽管有一些错误的地方,或者根据现在已知的情况看是错误的,但我们的预测成绩甚是可观,经得起检验。1990年代所发生的、未来的经济史要处理的很多课题,在《大清算》中都有预测或预言和解释。

我们的预测,并不是对趋势的简单外推或延伸,而是认识到二战后被视为正常的东西已经发生了重大的背离。

我们曾经警告过,1990年代将与之前的50年迥然不同。翻阅1991年到1998年的新闻头条,不难发现,《大清算》的预测几乎每天都在得到证实。

我们所看到的,不是孤立的现象,或者一时一地的麻烦,而是来自同一条断层线的冲击和震荡。旧秩序正在一场大政治的地震上颠簸,而这场地震将颠覆原有的体制,改变有头脑的人看待世界的方式。

毫无疑问,暴力决定着世界的运行和改变,并在其中发挥着核心作用;但奇怪的是,很少有人认真思考这一点。

在大多数政治分析家和经济学家看来,暴力好像只是一种轻微的刺激,就像在蛋糕周围嗡嗡作响的一只苍蝇,而不是烘焙它的厨师。

 

研究大政治的先驱

实际上,关于暴力在历史中的作用,有清晰思考的人少之又少,以致于关于大政治分析的著作,只需一张纸就能列完。

在《大清算》中,我们借鉴了一本大政治分析的经典,并详细阐述了其中的论点。这本书是威廉·普莱费尔的《强盛之国衰退的永恒原因》(An Enquiry into the Permanent Causes ofthe Decline and Fall of Powerful and Wealthy Nations),出版于1805年,早已被世人所遗忘。

另外,弗里德里克·莱恩的作品,是我们的出发点之一。莱恩是一位研究中世纪的历史学家,关于暴力在历史中的作用,他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写了几篇相关文章,洞若观火,清晰透彻。

其中最全面的应该是“有组织暴力的经济后果”,发表在1958年的《经济史杂志》上。除了少数专业的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之外,鲜有人阅读,大部分看过的人好像也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和普莱费尔一样,莱恩的著作,也是写给当时还不存在的读者的。

 

对信息时代的洞察

早在信息时代之前,莱恩就发表了他的作品,探讨暴力和战争的经济意义。他写这些东西,并不是提前预见到了微处理技术及其他技术革新;但是,他对暴力的洞察,为我们理解信息革命下的社会重构,建立了一个框架。

莱恩为未来打开的窗口,来自于他窥视过去的窗口。他主要研究中世纪的历史,特别是威尼斯,一个在暴力的世界中崛起又沉沦的贸易城邦。

在思考威尼斯兴衰成败的过程中,莱恩注意到一些东西,可以帮助你认识未来。他看到了这样的事实:在决定“怎么利用稀缺资源”的问题上,如何组织和控制暴力,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相信,莱恩关于对暴力的竞争的分析,会对我们理解信息时代的生活变迁有诸多启示。但是,这么抽象的不时髦的观点,不要指望大多数人能注意到,能跟得上的人就更少了

世人的注意力,都盯在充满谎言的政治辩论和刚愎浮夸的名人身上,大政治的蜿蜒迂回,依然无人理会。

普通的北美人,可能会浪费百倍的时间在O.J.辛普森和莱温斯基身上,相比于他们对微处理技术的关注。而正是这些技术,将淘汰他们的工作,颠覆他们赖以获得失业补助金的政治制度。

相关文章:

比特币布道者

比特币的坚定信仰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